-

欲母淫罪

【欲母淫罪】(01-06)

 

作者:烈烈风中

字数:7417

 

    

               第一章 初见

 

  刚刚褪去燥热的十月已经有了一丝凉意,朝留寒露晚来夜雨,白日的光线逐

渐减少,气氛似乎也略显萧瑟,路上匆匆人流,其中不乏已经披上外套身影。

 

  经过一个月艰苦军训的大一新生才刚刚返回,阳山大学,这座省内最优秀的

高等学府,对这些在千军万马中挤过独木桥的学子们意味着太多,解除了三年苦

读的压抑,无限憧憬的未来和涌动不止的青春欲望,让他们保持着敬畏又充满了

好奇。

 

  此时,校园里的小树林也染上星点秋色,对于年轻人来说,现在可不是低沉

的时节,它意味着烈烈丹红和无垠黄金的收获,更意味着成熟丰盈和饱实多汁的

果实。

 

  微风游过叶梢,轻轻摇动老旧的漆窗,教室里一个白净文弱的青年正站在讲

台上,他留着半长的头发,穿一件素色衬衫,颇有几分文人气质。

 

  「同学们,请静一静,班会开始了,早一点处理好事情,大家可以早一点休

息」,青年说着拍了拍桌子,屋里的声音沉了下去,只留下些许耳语。

 

  「好了,今天我们只有一件小事需要安排,就是关于大家体育课的分组问题」,

边说青年边将讲台上的一叠表格分发下去。

 

  岳龙门是第一次担任辅导员,虽然是在读的研一学生,但在阳山大学四年本

科的学习时间足够让他熟稔,他本是个好静的人,只是出生贫困,无奈于学校的

助学计划,才勉强接受了这份工作。

 

  「对于体育课,学校一贯的做法是按兴趣进行学习,你们手里这张表格上,

包括了本学期可以报名的所有课程,大家按自己的想法,依次选择,热门课程可

能需要进行抽签」。

 

  「辅导员,哪门课最容易过啊?」

 

  「什么内容最轻松啊?就是随便混混就行的那种。」

 

  「这个武术是干什么的,要学点穴吗?」

 

  台下的学生们开始议论起来,岳龙门轻轻皱着眉头,一丝厌恶从心底闪过,

本以为自己能依靠辅导员身份,勾搭几个学妹,没想到机械系今年是清一色的和

尚班,一个女孩都没有。

 

  看着一帮愣头青们,他努力用助学金安慰自己,以控制不耐烦的情绪。

 

  「辅导员,哪个小组是女老师教啊?」一个声音压过了别的讨论,教室里突

然安静,然后爆发出一阵笑声,提问的是一个平时捣蛋惯了的男生,他也跟着同

学们大笑起来,正对自己的问题感到得意。

 

  「体育组的女老师一共有三个,一个是负责铁饼的吕老师,一个是负责瑜伽

的白老师,还有一个就是负责游泳龙老师了。」

 

  岳龙门顿了顿,看着男生们一脸一年期待的样子,接着说道「吕老师是全校

出名的严师,一般是其他组抽签没中的分到她的小组。」

 

  说着他话锋一转,「白老师是今年刚来的还在实习期,所以未免太过认真,

瑜伽也不建议男同学去参加。」

 

  「至于游泳课,可能不少同学已经从学长们那里听说了,虽然是我校的优秀

示范课程,但是每个班只有两个名额。」

 

  给学生们留下了讨论的时间,岳龙门走到教学楼尽头的一间空教室,向楼下

的林荫小径张望着,秋日上午的光线穿过稀疏的枝桠,在密布的鹅卵石上投下斑

驳的光斑,而远处是一个窈窕的身影。

 

  岳龙门咽了一口唾沫,抿着嘴唇,目不转睛的盯着渐渐走近的女人。

 

  女人乌黑的过肩长发在秋日的微风中轻轻飘散着,传统的中分发型露出光洁

的额头,她并没有过施脂粉,略描过的双眉勾出些许锋利,状如远岱,薄淡的彩

妆修饰了不太突出的鼻梁,小巧的嘴上抹了一点点淡红的唇膏。

 

  而最动人的是她的双目,丹杏一样眼眶配上微微上挑的眼角,漆黑的眼眸和

流转的目光好像诉说着无限的温柔,正是由于这双出彩的眼睛,龙婉玉从入校至

今,一直被学校的男性评为第一美人。

 

  喜欢龙婉玉的男生们私底下叫她温柔女神,而嫉妒她的女生们常常暗自骂一

声桃花精,听起来却不知是褒是贬了。

 

  在美国留学的时候,龙婉玉习惯了美式的浓妆,可是结婚以后没有多少外出

玩乐,另一面为人师表也不允许这样的打扮,当老师的这十年来,生活虽然一成

不变,她的性格却变得恬淡了许多。

 

  这条小路是体育组的办公通往食堂最近的一天,蜿蜒穿过一片教学楼却分外

安静,她负责的游泳课大多安排零散,又不用备课,清早来到学校之后最重要的

事,竟成了早饭。

 

  可她不会想到,这路上都被一副炙热的目光牢牢盯着,对岳龙门的存在浑然

不知,龙婉玉独自走着,正是心情放松的时刻。

 

  昨天帮儿子复习功课睡得晚了,早上怎么也醒不过来,一睁眼时间已经快九

点,可是天生爱美的她还是坚持化了妆,匆匆忙忙的跑来了学校,还好系主任也

迟到了,这才让她松了一口气。

 

  龙婉玉今天穿着一条紧身的瑜伽裤,黑色涤纶布料的基本款,却在大腿外侧

拼接了透气的网纱,不但勾勒出臀部曲线,两条若隐若现的修长美腿更显诱惑,

脚上的浅色慢跑鞋和上搭的白色棒球夹克,显出了不输岁月的青春风格。

 

  随着离开视线的美人,岳龙门深深呼出胸中燥热的空气,他拿出手机,默默

的点开相册,里面一个加密的文件装满了几十张龙婉玉的照片,除了正常的自拍

和旅游时的游客照,其中还有不少偷拍。

 

  「能有一张裸照就好了…………」他暗自想到。

 

  转过身去,窗口的晴朗在他面前扔下一块昏暗的影子,恍惚着像是一种不可

名状的彷徨。

 

         *********************************

 

  阳山大学食堂的从来就不缺人,自从多年前搬离了市区,郊外校区的三个食

堂都统一承包给了全省最大的餐饮领头者,新港公司。

 

  提起新港餐饮,在阳山没有人不熟悉,不但为全市最大的几家会所提供饮食

服务,同时还有好几家直营餐厅,每天预定都几乎填满,当地人提起请客吃饭,

最有面子的地方还是新港餐厅。

 

  而当年阳山大学的食堂招标中,新港以压倒性的价格一举中标,从此阳山大

学的学生们进入了幸福时代,中午的下课铃刚刚打响,拥挤的人群迫不及待的冲

出教室,在开学一周的新生们还未弄清楚状况之前,学长学姐便已经抢占了窗口

前排的位置。

 

  风味食堂粉面窗口的第一位却是个半大的小子,他身上穿着阳大附中的蓝白

校服,下半身松垮的做旧牛仔裤配上一双黑色的乔丹篮球鞋,一个宽大的黑色单

肩包半挂在肩膀上。

 

  少年此时正扯着嗓子喊道,「一份大盘的炸酱面,一份加肉的牛肉面,还有

一个酸汤米线,哎哎哎,那个……那个………米线不要辣椒,然后牛肉面加肉块

不要清蒸的肉片啊!」

 

  话音刚落,一个排在后面的女生被拥挤的人流推攘了一下,不小心把少年的

书包碰倒在地上,高中生回过头说道,「嘿,你这人什么毛病啊,挤什么挤,没

吃过饭怎么的?」

 

  少年皱着眉头,但这并不影响他帅气的五官,俊俏浓密的双眉和一双英气十

足的眼睛,用剑眉星目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脸型轮廓分明,硬朗的下巴和厚实

和嘴唇显出略带幼稚的刚健,美中不足的是缺少一个欧美帅哥那样挺拔的鼻子。

 

  还不等女生开口,少年转过身对着窗口里的大妈又嚷起来,「停住,停住,

米线不要辣椒啊,给我多放点葱花,三碗齐了,好了多谢。」

 

  说罢,他捡起书包,端着餐盘挤入熙然的人堆,消失不见了,女生摇了摇头

正准备点餐,却发现少年遗落在窗口的饭卡,这是一张教师卡,一个美少妇的正

装照片端正的印在左侧,右边写着她的名字——龙婉玉。

 

  端着盘子的少年在一张四人小桌上坐好,一个跟他年岁相仿的胖男孩端出牛

肉面,暴风似的吸了一大口。

 

  「嘿,柳诚你小子可以啊,请你来食堂吃饭,这一句谢谢没有,盘子也不帮

忙接。」少年说着,伸出手准备在同伴头上,狠敲一个暴栗。

 

  「别废话了,你买了半天,我都快饿死了,知道我爱吃清蒸的,却给我放了

这么多红烧牛肉还要我谢你,李斯瑞,当你爷爷我傻吗?」

 

  「我这是给尝尝新鲜,这里的红烧牛肉跟咱们食堂的可不一样,每天抢着买

要是我排队在后面,根本就买不到啊。」名叫李斯瑞的少年小心翼翼的把打包的

酸汤米线放好,用筷子快速的搅拌着炸酱面。

 

  「得了吧你啊,赶紧吃吧,下午班会还得回去,走了十五分钟就吃碗面,这

不够你折腾的。」胖子夹起一块肥瘦相间的牛肉,边吃边说着。

 

  少年摇了摇头,舔了舔嘴边的酱汁,「这还去个屁啊,刚开学半个月,开了

几次班会了,哪次不是那几个马屁精在上面胡说,咱哥们就别去了啊,一会给我

妈送完饭,去网吧逍遥一下午多好?」

 

  「我说怎么买了三份呢,你这么明目张胆的不去上课,就不怕被你妈骂?」

 

  李斯瑞眼睛一转,笑道:「不是有你呢嘛,我们学习委员都在,我怕什么?」